查看: 1369|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养猪] 非洲猪瘟防控我们还差什么 ——欧洲调查研究差距分析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2 13:47:41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非洲猪瘟(ASF)肆虐中国大地,已经给我们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该病怎么防,怎么控,我们究竟哪里有问题?ASF发生欧洲早于中国,现在让我们看一下欧洲食品药品安全局(EFSA)对非洲猪瘟的最新认识和研究结果,相信该研究找出当前对ASF研究的不足之处,指明当前ASF研究的主要方向,以期能短期内更好的进行ASF风险管理,更有效的防控ASF。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下面我们先看结果、再看研究建议,最后看这个研究的研究方法。

研究结果
总体而言,综合考虑到所有参与者(无论他们所属的利益相关方群体)的答案,“野猪”,“ASFV生存和传播”,“生物安全"和"监控",这四个类别被确定为主要研究差距。


01、关于野猪,确定的关键知识差距
  • 统一估算某一地区野猪种群密度的方法;
  • 研究野猪种群密度与野猪ASF发生的可能相关性;
  • 确定减少某地区野猪/种群数量绝对数量的有效方法;
  • 研究野猪群体间ASFV的传播和潜在带毒机制;
  • 研究宿主到宿主之间直接传播的可能性因素,同时要考虑到典型的野猪的行为。


02、对于ASFV的生存和传播,需要更多的知识来更好的理解和管理
  • 节肢动物载体在ASF传播中的作用(生物性和机械性);
  • ASFV在受污染环境中的生存和传播;
  • 来源于污染饲料和饲料原料的潜在传播,比如:调查饲料原料生产过程中或复合饲料加工过程中可能存在的ASFV污染风险,在运输和储存复合饲料过程中ASFV可能存活的情况以及饲料包装后可能受到ASFV污染的可能性;
  • 来自不同栏舍,饲料,猪肉制品和其它非生物媒介带来的ASFV的潜在生存和传播风险。



03、对于生物安全,一些已确定的知识关键差距
  • 如何防止ASFV进入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和农场的最有效措施;
  • 不同饲养系统的最低生物安全措施,例如:不同类型养殖场的有效生物安全流程的制定和生物安全防控意识的提升;
  • 减少野猪与家猪之间ASFV传播的措施;
  • 国内养猪场爆发ASF的可能风险因素(例如社会经济因素,与耕作方法和传统有关的因素)。


04、对于ASF监测,有人建议,最重要的是需要
  • 制定方法,改善对移动人员,卡车和/或货物的边境检查控制,以降低将ASF引入新的国家/地区的风险;
  • 改进检测方法,以更早发现和检出ASFV,及时采取措施,更确切地说是在以下领域:
  • 胴体检测;
  • 样品检测协议(例如,在饲料生产的最后阶段完成后进行检测);
  • 可用于农场现场的敏感和快速现场诊断测(野猪的非侵入性检测)。
  • 此外,特别是兽医服务部门认为需要确定ASFV进入之前未受ASF影响的国家的入侵途径,对可能的病毒入侵途径的综合分析,特别要关注食物,饲料,活体野猪运输和人类的活动等介导的传播(特别是长距离传播)。


05、最后
几乎每个利益相关者群体都提到了改进沟通方法的研究。其中包括需要提高涉及疾病流行病学的所有环节的参与者(包括司机,猎人和游客)的认识,并提高对控制措施的遵守情况。
在较不重复的类别中,确定了改进消毒方法和胴体处理方案的必要性,以及尽管在国际合作方面已经存在战略和法律框架,但仍需要建立国际统一的ASF管理结构。以及需要进一步研究低毒力病毒株在维持疾病中的作用。

推荐研究重心和方向

01、关于ASFV的生存和传播
  • 研究不同来源饲料加工前,加工过程中和加工后饲料和饲料成分中ASFV的潜在存活率;
  • 研究不同节肢动物载体在ASFV传播中的作用。


02、与野猪密度和野猪种群管理有关
  • 研究评估减少野猪种群密度对ASFV传播的影响; 研究野猪的自然行为,以改善野猪种群管理。


03、与生物安全有关
  • 基准研究或研究如何利用监测工具改善本土养猪场的生物安全;
  • 以农场未研究对象,进行ASFV进入农场的风险因素分析;
  • 采用适当的生物安全措施改善畜牧业和畜牧业生产(养猪专业化)。



04、与ASF监测有关
  • ASFV快速现场诊断的验证研究;
  • 提高胴体检测灵敏度的方法或工具(被动监测);
  • 饲料中ASFV检测的采样流程。


05、其他建议
  • 加强边境管制,以控制更多可能进口的受感染材料/商品;
  • 通过散发传单促进更有效的沟通;
  • 在环境和设备中分发ASFV的清洁和消毒协议; 组织关于净化方案和程序的培训(粮农组织,2001年)。


研究方法
供对本研究感兴趣的朋友深入了解本研究阅读
此次研究使用“欧盟调查”这一工具进行了在线调查问卷,且选择了“开放式回答”的问卷模式,不设定任何前提条件,也不预先设计Excel表格(罗列限定的答案选项),让受访者能够更自由地发散性的阐述他们的真实需求。同时也可避免受访者因为需求点与预设答案不同而产生分歧。(Reja et al.,2003)。受访者的答案预期会以叙述模式呈现。在调查中,EFSA要求受访者定义出三个目前阻碍他们所在国家ASF有效防控的最重要的知识差距或优先事项并按照重要程度排序。此外,还要求利益相关者在不考虑经济预算限制和资源分配的条件下去考虑如何在他们的国家进行预防,控制甚至是根除ASF。

调查问卷主要有3个问题:
1.你所在国家当前的ASF流行病学状况。
2.在你所处国家的当前ASF形势下,你认为采取哪三种干预措施或制度可以更好的预防,控制或清除ASF?
3.描述你所认为需要进一步研究或采取的措施。
将这3种措施从最重要项到最不重要项进行排名。根据事项和排名的结果进行统计分类,作为本科学研究报告的最终结果。通过这种调研方式,预期将会获得更多有关ASF短期研究目标的新视角,新展望。
调查内容的不同组成部分如图所示。

ASF 差异化研究的在线调查内容组成

受访者答案分类方法
开放式问题的缺点之一是分析的复杂性,因为我们可能要对受访者的答案进行分类或编码(叙述性文本)以及更高的非准确答案风险(例如疫苗相关答案就不在这份报告范围内)。
所有受访者所提供的叙述性答案由三个独立的评审人进行仔细阅读和交叉检查。每位评审人都会记录一份受访者清单,同时根据开放性问题的优先级1,优先级2和优先级3的顺序将受访者所提供的答案进行主要类别和解释性子类别分类并整理成清单;随后,三位评审人将三个单独的类别和子类别列表合并并进行讨论,确定最终分类清单。然后,所有受访者的答案由三位评审人中的一位分配到商定好的类别列表中。在最后阶段,商定的分类由其他两位评审员和EFSA ASF常设工作组进行验证。对答案进行分类的方法如图2所示。
当来自不同受访者的一些叙述性答案相同(即几个调查中不同受访者回答的完全相同)或重复(即相同的答案被同一受访者以不同的方式不止一次提到过)时,该答案所分配的类别和子类别只计算一次,以避免某些受访者在差异化研究中对同一个问题的重复陈述问题。然而,也有可能某个受访者对所提出问题的叙述性答案会被分配到多个不同的类别和子类别中。

从受访者提供的叙述性答案中进行类别和子类别分类的流程

流程环节细化
根据利益相关者在疾病管理中的作用以及他们国家受影响地区的流行病学情况,对得到的答案进行分层

01、利益相关者的角色
问卷被发送给191个不同的利益相关者(电子邮件地址),鼓励参与者在各自的机构/组织成员之间分发调查问卷,以尽可能多地联系到相关的受访者。最终,此次调研总共确定了8个能在在预防和控制ASF疾病传播中发挥重要作用利益相关方团体,并使用“欧盟调查”工具向他们发送了在线调查。确定的利益相关者群体是:高级管理层的官员或兽医(即首席兽医官或其副手)或参与支持养猪业或野猪管理或狩猎的利益相关者(即农业部的官员代表FVE,农民组织,猪饲料业,官方森林服务和休闲狩猎组织)。为了简化可视化,利益相关者被归类为“兽医服务”或“其他”。

02、被调查区域的流行病学状态
除了利益相关者的类型之外,本研究还考虑了该地区的流行病学状况,并对差异化优先次序产生的可能性影响因素也进行了比较。据推测,优先事项可能会因流行病学前沿的接近程度不同或受ASF影响的地区/国家的受影响年数多少而发生变化。
基于EFSA(EFSA AHAW专家组,2018年)之前的报告,本研究考虑了五个不同的领域:(1)受ASF影响地区附近的无ASF区域/国家; (2)远离受ASF影响地区的无ASF区域/国家; (3)核心ASF病原引入的区域/国家; (4)受ASF影响不到两个夏季的地区/国家; (5)受ASF影响超过2个夏季的地区/国家。如果受访者所在区域或国家同时符合多个领域的要求,那受访者也可以选择多个领域选项。如果一个国家的几个地区具有不同的流行病学状况,则选择流行病学最严重的情况进行分析。例如,当一个国家是属于受ASF 影响地区附近的无ASF国家,同时也是受ASF影响不到两个夏季的国家,那么该国家划分为后面这一领域,即 受ASF影响不到两个夏季的国家。

03、优先选项顺序的管理
部分受访者在调查问卷中仅提供了第一优先事项的答案,而并没有提供第二和第三优先事项的顺序答复。然而,这些答案有时涉及到多个类别。因此,ASF常设工作组决定,这种情况下,不能根据三个优先级对结果进行排序和事项重要性区分。但是,出于调研公开化,透明化的原则,本研究使用字母数字系统来跟踪受访者原始答案中确定的答案的优先级。

Research gap analysis on African swine fever, 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EFSA),
JulioAlvarez, Dominique Bicout, Anette Boklund, Anette Bøtner, Klaus Depner, Simon J More, Helen Roberts, Karl Stahl, Hans-Hermann Thulke, Arvo Viltrop, Sotiria-Eleni Antoniou,
Jose Corti~nas Abrahantes, Sofie Dhollander, Andrey Gogin, Alexandra Papanikolaou,
Yves Van der Stede, Laura C Gonzalez Villeta and Christian Gortazar Schmidt;
EFSA Journal 2019;17(8):5811

原创: 建明中国
作者:于福来,华中农业大学兽医学博士,建明中国技术服务经理;
曾任职于正大集团,拥有丰富的现场服务经验,对传染病的防控尤为擅长。
中国畜牧人网站微信公众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社区|广告合作|联系我们|帮助中心|小黑屋|手机版|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6号

北京宏牧伟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1016518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6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GMT+8, 2020-6-6 16:07, 技术支持:温州诸葛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澳门赌博游戏机技巧-在线赌博游戏网址-赌博官方娱乐游戏大全_爱畜牧网站